读“哀悼日合法性四辩”

哀悼日合法性四辩

这篇文章解释了我心中的一个问题。一直觉得这种一刀切的全国纪念日有点问题,但是又说不上来。不过看完了就似乎明白了一些。政府认为自己占据了道德高点,对不赞成这种观点加以处罚,(比如参加娱乐活动应该会被惩罚),但是其实它并没有权力这么做。虽然我觉得地震也好,泥石流也好,受害人都是很值得同情和纪念的,但是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方式。上至国务院依然如此,建立法制国家依然任重而道远。

“当我们默认政府设定哀悼日的实证法合法性时,对哀悼日合法性的挑战将来自于更高的正当性要求,在现代宪政国家,这将是一个合宪性问题,即一个国家的政府,是否可以强制或可以用怎样的方式依据某种道德规范强制它的公民。

“……以及,也许是最重要的,国民还没有普遍形成宽容、互相尊重个人选择的人格。如果我们以其它事件来作为考察出发点,同样会发现诸多类似问题。实际上,我们不能指望中国在一天之日就实现完全的行政法治与宪政,但我们至少可期希望历史前进的步伐不会停滞。今天,公民的地位和中国的传统政治道德哲学因为哀悼日的设立而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虽然置于历史长河来看,这只不过是历史前进的一小步而已,其中暴露出来的问题说明,中国实现法治与宪政之路还很长。

《独唱团》

在amazon买了一本韩寒的《独唱团》,本来说是缺货的,没想到第三天就送来了。现在越来越喜欢这个比我还小上不少的家伙了,真希望有他那样的敢说话力量。

内容还没仔细看,估计是跟老六的《读库》应该有些类似。字很小,密密麻麻的,还有很多的彩色插图和照片,倒是很对得起14块一本的价钱。(莫非是给娃的小画书?)就冲是韩寒的第一本“杂志”,顶!

价值观

看江苏台的非诚勿扰,发现台上的不少女生真的是太SB了。尤其是那个24岁的林若愚,居然被她们全部灭了,显然主持人和乐嘉都看不过去了。我觉得林若愚真的很不错,虽不说家产之类的如何,这个人24岁就那么成熟,比他上一个那个LA来的小伙显得稳重,而且我觉得他对女朋友的要求完全没有问题,尤其是“希望女生独立,不要完全依赖男方”的要求,说白了,就是要“门当户对”。这个的确是很重要,否则真的成立家庭之后就是很多的矛盾。没想到那个农村姑娘自卑心理发作,把他骂了一顿,这个可以理解,也没什么,不过10号袁媛真的是太SB了,问了很多不搭调的问题。于是我感叹道,人真的是要基于相同价值观才能在一起,用老外的话说,share the same value。这个搞笑的舞台的确不太适合林若愚同学。

要是我将来有个儿子要能成这样就很好了,不过不用那么肌肉。。。

CNNIC ROOT CA

惊闻CNNIC已经成功的打入浏览器,成为默认的根证书的一员。验证了一下,果非其然。莫非SSL以后也要被GFW了?不过那样CNNIC的ROOT CA会被各个浏览器吊销吧。

试想CNNIC给*.google.com颁发一个证书,装在GFW上,这样任何连往Google.com的SSL都不会有任何警告,但是你的任何内容都会被嗅探了。理论上来说,路由器在中间,总是有办法的,所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

PS,最近google推出了buzz,放在gmail上,会不会影响gmail的安全性……

寒冬

09年真的是中国互联网的寒冬,且不说一些不存在的网站如facebook, twitter, blogspot, picasa,他们已经不存在很久了。更有“著名右派”网站牛博的逃亡,许多著名知识分子的网站、blog被封,还有搞笑的绿坝的事件,所有bt网站也都消失,还好verycd活了下来,让广大人民自摸的时候不至于对着小沈阳。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王小峰,和菜头之类的博客也被和谐,网站备案,当然是不会再通过了,让人觉得这个冬天格外的寒冷。不知道接下来是不是要实行白名单制度?

有时候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了选择性过滤的思维,比如只看自己喜欢的blog,只follow自己喜欢的人,但是这样的人往往是有共同特点的,所以就听到的看到的声音基本上差不多。比如重庆事件就比较站在“法律派”的角度比较多一些(贺卫方、张雪忠之类的),但是又会觉得那些做“黑社会”保护伞的人,似乎也是人人得而诛之的,不过程序正义上有些问题罢了。于是有时候就想,到底中国有多少人和我有类似的思维呢?中国那么多人,到底什么样思想的人比较多呢?是只有少数人有这种寒冬的感觉,更多人是像新闻联播里面的某些被采访家长一样觉得社会很和谐和好么?恐怕这件事目前难有答案。真希望时光能快进50年,看看那时的中国是什么样子——只是那时我们都快入土了吧。

不扯淡了,干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