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Oracle Open World

偶然的机会,今天去了一趟三番的Oracle Open World + Java One。去年的Open World本来是可以去的,不过我换了公司,就没了。

本来是带着研究Coherence的任务去的,边上就是Tuxedo的booth,看到Todd Little胖墩墩的坐在那里,还觉得挺有趣的,一转身,Frank走了过来,颇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不过也有点不好意思,谁让咱跑了呢。互相寒暄了一下,今年中国也来了不少人,William Cai据说代表Security Team去了。不过转了一圈,Identity Management有好多柜台,却没有认识的。泱泱离去。

找到Coherence柜台,跟Brian Oliver聊了聊,这个组其实有好多以前的同事,比如高大为同学。一问,果然都认识。这个其实也就是一种Distributed Cache,听他讲了讲,似乎feature还不错,不过也没仔细比较跟memcached或者cassandra的区别(话说cassandra最近势头很不好,digg的VP Engineering因为用了这个做的不好走人了)。有空再研究吧。

下午正好赶上拉里埃里森的keynote,他看起来的确老了,都66岁了。没有听到开头,过去的时候已近开始讲Middleware和Fusion Application。讲到Fussion Application的时候人开始退场,到后来退场的人很多很多,看来对这个东西都不感兴趣,尤其是Larry下去,让其他几个人demo的时候。我在Oracle的时候就对这种从头做的应用抱有怀疑的态度,外加那个“做的很复杂以至于看不到明显的错误的ADF”,看来大家使用脚投票了。不知道这玩意前景如何。。。

Keynote会场的门口放了两套大机器,一个Full Rack Exadata,还有一套Exadata + Exalogic配合的东西,性能的确很强,不过价钱也很强,不是一般人消费的起的——1/4的Rack据说要1M$左右。在边上放了四个Iron Man的从旧到新的模型,上面的大屏幕还放着Iron Man 2的广告,我看来看去,觉得Iron Man就是Larry演的,而且Iron Man的性格也像极了Larry,很张扬。

其实也没啥具体的收获,开开眼界吧。

拔牙

去拔了两颗智齿,一个是阻生的,另外一个是它对应的那一个。其实他们也没发炎,不过总是塞牙,很难过,而且导致了它边上的一个槽牙有牙周炎了。医生很好,护士力气也挺大,阻生齿砸碎了,变成两半,还有两个小牙根,一共分成四份才出来的。上面那个长的好的,医生只一挺,就出来了,看了看,还真不小。拔两颗牙只用了10分钟,跟等麻药的时间差不多。现在半边脸还是麻木的,希望下午不要发烧/发炎。

一颗牙80元,外加止疼药,抗生素,全口X光等,一共530元。比起我们同事在美国治一颗牙,需要自己掏500美元(一共若干千美元),还是便宜很多啊。

聚会杂记

昨天跟一些大学同学一起吃了顿饭。说来有意思,我们宿舍6个人,昨晚就到了5个,还有一个在云南。其他宿舍的人,大多数都在国外趴着呢。而且我们这些人里,只有2个还在搞专业的,一个博士在读,一个在当老师。其他的有两个在搞IT,一个做专利,一个做管理。而我们的博士同学也不是很想搞科研。真的是物以类聚么。

说到科研,受方舟子的影响,以为现在学术腐败的一塌糊涂,那些人整天尸位素餐,昨天去的师兄却说,现在我们系的科研实力跟我们毕业时候比,还是强很多的。发个影响因子10的文章不是特困难,动不动也能出点CNS的文章。想当年,能发个SCI在系里就算大事了。看来还是有进步的,国际一流大学估计一时半会没戏,但是二流大学应该有希望。至于一流大学,什么时候能够具有真正的大学精神,才真的有可能吧。

还有一些有聊或无聊的八卦。一个做过表皮生长因子的同学说,这玩意美容真的有用,他给他表姐拿了一瓶(喷剂),每天喷脸,一个礼拜后同事都说,哟,你用什么好东西了,看起来皮肤好了很多。不过,这玩意也不能多用,跟激素差不多。

大家还讨论了干细胞等前沿课题。去年的那个普通细胞去分化变成干细胞的确是一个很重要的发现,简直肯定是nobel奖了。也许将来,我们就能用上自己的干细胞培养的肝脏、心脏了,不用担心排斥反应,不用担心没有供体,多好!

其他的似乎主要也就是八卦一下同学,讨论一下房子车子票子的问题,散了散了。

捡手机

晚上跟老婆出去散步,路过一个热闹的街口,老婆突然拉着我,却不说一句话,仔细一看,原来地上有个东西。好像附近没什么人,捡起来一看,是一个几乎全新的HTC Touch(亦或是Diamond?好久不研究手机)。

现在提问:如果你捡到了,出于本性的回答,是找到手机的主人呢,还是自己留下来?

我们是还回去了,于是QQ上多了一个叫“捡手机”的人,呵呵呵……我坦白,老婆说要还的时候我心里的两个小人儿还挣扎了一下,一个声音说,可以先留下来玩玩嘛。另一个说,算了,丢手机的人该多心急啊,那么多联系人,还有这个手机也不便宜呢……嗯。话说当年,连续丢了两个e680(加起来块7、8千块了),真是冤大头啊,以后坚决不买超过一千手机。

好久不写blog,确实是太懒了。

How to get promoted as a developer

在网上看到一个人写他做一个developer被promote的感想,觉得写的很好。记下来与能看到这个文章的developer们共享。

First, NAIL the fundamentals. I’m a developer, so a large part of my time in the product cycle is spent fixing bugs. I made sure I was the fastest, most efficient, and best bug fixer. I made sure I was the guy you wanted to call when the server crashed in the lab with a crazy callstack and no reproducer.

Second, OWN the features. I got involved in features up front, by spending time getting to know the PM team. I influenced the features, I lended my expertise on them, and I learned about the customer – all this way before the spec’ing phase. Every spec coming to this team had my feedback in it. The PM team loved having my technical expertise freely available, and I actually really like designing features too.

Anyway, two simple things, you have to enjoy it, or else it’ll come across as insincere, and you’ll do a half assed job. I moved around 3 teams before I found one where I really enjoyed the technology and the people, and here I’ve flourished.

So forget all the whining about politics and crap. Step outside of your comfort zone, own PM, own QA, become great at what you do, and do what you love – and the promo will 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