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会杂记

昨天跟一些大学同学一起吃了顿饭。说来有意思,我们宿舍6个人,昨晚就到了5个,还有一个在云南。其他宿舍的人,大多数都在国外趴着呢。而且我们这些人里,只有2个还在搞专业的,一个博士在读,一个在当老师。其他的有两个在搞IT,一个做专利,一个做管理。而我们的博士同学也不是很想搞科研。真的是物以类聚么。

说到科研,受方舟子的影响,以为现在学术腐败的一塌糊涂,那些人整天尸位素餐,昨天去的师兄却说,现在我们系的科研实力跟我们毕业时候比,还是强很多的。发个影响因子10的文章不是特困难,动不动也能出点CNS的文章。想当年,能发个SCI在系里就算大事了。看来还是有进步的,国际一流大学估计一时半会没戏,但是二流大学应该有希望。至于一流大学,什么时候能够具有真正的大学精神,才真的有可能吧。

还有一些有聊或无聊的八卦。一个做过表皮生长因子的同学说,这玩意美容真的有用,他给他表姐拿了一瓶(喷剂),每天喷脸,一个礼拜后同事都说,哟,你用什么好东西了,看起来皮肤好了很多。不过,这玩意也不能多用,跟激素差不多。

大家还讨论了干细胞等前沿课题。去年的那个普通细胞去分化变成干细胞的确是一个很重要的发现,简直肯定是nobel奖了。也许将来,我们就能用上自己的干细胞培养的肝脏、心脏了,不用担心排斥反应,不用担心没有供体,多好!

其他的似乎主要也就是八卦一下同学,讨论一下房子车子票子的问题,散了散了。

《聚会杂记》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