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游 (1)

西安行(D1)

本来春节期间就计划去西安转转的,但是实在是厌烦了所谓的长假出去旅游,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这回请了一天假,加上两天周末,在西安走马观花转了一圈。Nathan同学在北京给我们作远程导游。

去程的火车是T27,终点站是拉萨,不过我看大多数人都是到西安就下车了,以至于我觉得下车时我们那个车厢都下空了,在站台上走的时候,倒是看到有节车厢里有很多的藏族小孩,黑黑的,不知道是不是到北京去玩了。乘务员似乎也有点像西藏人,反正不是很象北京常见的一般人。大概总是要去高原地带,一般人还是不能应付突发事件的。这趟火车还在床头配有氧气口,很多地方的标语都是中藏英三种文字的。乘务员还说,要去拉萨的要求出示什么健康证,估计怕出什么事情吧。这个车开到拉萨要30多个小时,我这么又懒又怕苦的人,看来是不会坐的。要是想去西藏了,还是飞吧。

西安火车站在尚德門的外侧,跟北京一样,很靠近城区。出站之后就是西安的完好的城墙,很工整,从眼前延伸开去,一眼看不到尽头。只是站前广场上,还是非常的中国,无数人问你,去不去兵马俑?卖地图、招揽住宿的也很多。不过地图还是要得,否则我那么好的方向感岂不是都浪费了。

广场上人很多,但是不知道出租车在哪里,似乎很少,我们又特讨厌那些追着的黑车司机,决定往边上走一走在打车,顺便看一看风土人情。结果就从尚德門一直走到了和平门,然后走到我们的酒店,大概不到一个小时,结论是,西安的城墙里面的区域真的挺小的,大概从东直门到建国门那么远吧,或者还要小一点,估计只比1/4个北京内城(地铁那圈)大点。我们走的是解放路和它边上的一条小路,可能在北京呆惯了,到外地都觉得路比较小,西安还有很多的单行线,跟上海似的。解放路这边的商业也不是很发达,我都怀疑回到我老家了。——不过后来去鼓楼附近,发现那里才是真正的downtown所在。商业气氛还是很浓厚的。

由于实现没有好好作功课,到了酒店之后就不知道该干嘛了,于是临时抓了两个西安人(在北京)问了问,西安传统的线路就三条,城内一条,包括大小雁塔、碑林、历史博物馆、鼓钟楼、大清真寺、小吃街、城墙等。东线主要是骊山、秦始皇陵、兵马俑等。西线则是法门寺等。我们觉得当日时间已不多,不适合出远门,于是决定去城里转转,根据地图,我们决定的路线是:大雁塔-碑林-城墙-钟鼓楼-大清真寺-小吃街。因为大雁塔离我们最近——我们住在雁塔北路。

大雁塔在西安二环外,塔本身在慈恩寺内,是唐皇为了唐僧同志取经归来而建造的(略有出入,大意如此),开始5层,武则天同志认为男人皇帝九五之尊,她要double,于是加盖到10层,后来不知道怎么地,上面三层没了,就变成了现在7层。我们在远远的看见塔的时候,其实站在一个塔北面的广场上。该广场相当的大,中间还有一块巨大面积的音乐喷泉。四周的建筑则是仿唐式的,连门廊上挂的灯笼都写着唐。我们还正好赶上了音乐喷泉的表演,一个喇叭阵列放出很大声的交响乐,喷泉们则在音乐下翩翩起舞,效果是相当的好。只是我们都觉得,这个跟后面的大雁塔非常的不协调,不知道如果玄奘现在站在大雁塔上,看着自己的子孙(对不起,他应该没有子孙)这么折腾,会有什么感想?

慈恩寺内没有太多有意思的,我本身对佛教也不是很了解,所以不知其然也不知其所以然。院子不算大,应该是没有武汉的黄鹤楼那个庙大的。塔则立于庙的最后面,上塔还要大概每人30圆,我们都选择了不上。恩,关于塔本身,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player不过有意思的事情还是有的。这里由于是唐都,而日本人的文化基本都来自唐朝(比如后来我们发现华清池里面的温泉都叫汤,跟日本现在是一样的[见千与千寻]),所以很多日本人到这里来。有个日本人在这里放了一个金佛,在大雄宝殿的右侧,露天放着,很多日本/韩国的朋友们就在这里留下祝福。只是,我们的旅游景点实在太不注意英语了,PRAYER居然给写成了PLAYER,谬之千里啊,当时我还听见一个亚洲外国人在那里说这个问题。

出来慈恩寺,我们打车奔碑林,去瞻仰前辈的墨宝。

《西安游 (1)》有1个想法

  1. 我的高中在大雁塔西侧的广场路边,上课时就可以看到大雁塔,很怀念阿。
     
    日本人在西安弄了不少玩意儿,你们要是去离大雁塔不远的青龙寺,就会发现日本的园林就是他的翻版,而且游客也都是日本人。青龙寺名气很大,“向晚意不适, 驱车登古原。 夕阳无限好, 只是近黄昏”,就是写的那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